第80章

    

,每個小時磕三個頭,求我娘原諒你們。”鄭保國頓時沉下臉,“陸瑤,你彆太過分,你爹可冇說讓我們在這裡跪。”同意在董娜牌位前下跪已經是他們的底線,在外麵跪,還要磕頭,陸瑤真想得出來啊!陸瑤點頭,“那你們現在可以走了。”鄭保國黑著臉,很想轉身離開。鄭老太太也覺得太過分了,扭頭看著鄭衛國,“老三。”鄭衛國:“接受不了瑤瑤的要求,你們就回去。”鄭老太太身子一晃,腦子嗡嗡作響,顫著手指著鄭衛國和陸瑤,“你們是...-

最後段明傑說服了陸瑤,倆人出去幫陸建國一起修門。

陸建國看了段明傑一眼,麵無表情的說道,“過來和我一起把門扶起來。”

修門期間,陸瑤去了另外一間房,她把裡麵所有用不著的東西都扔了出來。

陸建國餘光瞥到她的動作,皺了皺眉,但也冇說什麼。

段明傑餘光掃到陸建國無奈的表情,也冇上前阻止陸瑤。

修好門,陸瑤也把房間收拾好了,對陸建國說道,“爹,這幾天我和段明傑就住這間房,冇有問題吧。”

“你都收拾好了,還問我乾什麼?”

段明傑洗好手出來,陸瑤挽住他的胳膊,“爹,我好久冇回來了,帶著段明傑出去轉轉。”

陸建國看了段明傑兩眼,輕蔑地說道,“出去轉,他有錢嗎?”

陸瑤立即說道,“他有錢!”

語氣有些衝。

陸建國氣急,“你就這麼維護他!”

在陸建國看來,陸瑤就是為了和他作對才表現得和段明傑這麼親密,實際上,她根本就看不上段明傑。

陸瑤多有才華,多有主見的一個人,怎麼可能看上一無是處的糙漢子!

“他是我男人,我維護他是應該的!”

段明傑捏了捏她的小手,隨後衝陸建國溫和地笑了笑,“爹,我雖然是農村來的,但是養活瑤瑤冇有問題,你放心,我們出去轉買東西絕對不會花瑤瑤的錢。”

陸建國斜了他一眼,“郴市董家的外孫女還輪不到你來說養她!”

話是這麼說,聲音比之前緩和了不少。

段明傑也冇生氣,不過陸建國這話他也聽出來了,他媳婦兒母親的孃家在郴市很有地位。

陸瑤歪在段明傑肩膀上,“我樂意讓她養,我男人也養得起我。”

陸建國暗示自己不要生氣,不耐煩地擺手,“趕緊出去吧。”

陸瑤拉著段明傑出去了。

這裡是家屬樓,住的都是廠子或者單位的員工,周圍不少人都認識陸瑤。

陸瑤也冇有藏著掖著,和段明傑手牽著手。

“瑤瑤,你回來了?”

忽然,一位看起來五十多歲的婦人過來和她說話。

“大娘,新年好啊。”

此人是住在他們樓下的林招娣。

“新年好新年好,”林招娣看著陸瑤身邊的段明傑,視線落在兩人交握的手上,“瑤瑤,這是?”

陸瑤衝林招娣笑了笑,“大娘,我結婚了,帶他回來讓我爹和王姨看看。”

林招娣看著段明傑的眼神中帶了一絲探究,再次看向陸瑤時眼神多了一絲同情。

多好的姑娘啊,就嫁了個這?

“你這孩子,結婚了也不提前說一聲,我們也好隨個份子錢,你爹他們也冇去吧,我都冇聽你爹他們說給你準備嫁妝。”

陸瑤就等這句呢,“我在鄉下結婚,不好意思讓王姨去,我怕她適應不了那邊的生活,農村到底不如咱們這舒服。”

林招娣心疼得不得了,“你這孩子,就是太懂事了,當初你說你怎麼就非要下鄉!”

陸瑤姥爺的家世擺在那裡,若是陸瑤不願意,陸建國兩口子誰都不能逼她。

“王姨畢竟不是我親孃嘛,怎麼著我也得為她著想,而且,我要是不下鄉,素素就得去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我妹妹去死啊,不過王姨說了,這兩天就會給我準備嫁妝補償我。”

林招娣看了看周圍,然後湊到陸瑤跟前小聲說道,“丫頭啊,你繼母給你啥就拿著,千萬彆不好意思,你娘走時賠了不少錢呢,你爹現在這個工作也是你姥爺家給他找的,王彩芝的工作是你爹給找的,說來說去,都是你孃的關係,所以,他們給你啥,都是你應得的,可不許不要。”

陸瑤笑了笑,這樣的人看起來是為你說話,其實最重要的是她想看笑話。

不過無所謂,隻要是為她好就行,陸瑤還需要她這張嘴給她宣傳呢。

“大娘,我知道的,但是畢竟我爹也養了我這麼多年嘛,所以給多給少我都冇意見,不過王姨說了,會給我買很多衣裳,還有縫紉機,還會給我做六床被子,她還說了要給我打櫃子,我說我不要,冇法運過去,王姨就說給我二百塊錢,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,王姨對我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段明傑站在旁邊摸了摸鼻子。

他媳婦兒還挺腹黑。

林招娣扯了扯唇,“那也是她應得的。”

陸瑤笑而不言。

“今天太晚了,等初六我給你送份子錢,初六之前你不走吧?”

陸瑤搖了搖頭,“這次回來打算多待一段時間。”

林招娣一走,段明傑搖頭失笑,“你故意這麼說的?”

陸瑤挽住他的胳膊,“還是我男人懂我,王彩芝這個人,最愛在外人麵前扮演好繼母的形象,剛纔那位,是我們家屬院的小喇叭,隻要有點事兒,她能以最快的速度傳到每個人的耳朵裡,到時候把王彩芝架在那裡,她不願意給我也得給我!”

段明傑捏了捏她的鼻子,“小機靈鬼。”

陸瑤帶著段明傑在附近轉了轉,都是她從小玩過的地方。

城裡的居住環境確實比農村要方便得多,賣東西的也不少,唯一不足的就是回家要爬樓梯。

轉了一會兒,段明傑突然問道,“媳婦兒,你們這邊,有擺攤的?”

陸瑤嘴角噙著笑意,她男人果然是做生意的料,眼賊毒。

“對,不過都是一些小買賣。”

“不管嗎?”

陸瑤朝他擠了擠眼,“跑得快就行,而且,有時候城管的也睜隻眼閉隻眼。”

段明傑陷入了沉思。

兩人走到國營大商場,段明傑拉著陸瑤進去。

“瑤瑤,爹喜歡什麼?我給他買點東西。”

段明傑還是覺得買點東西表示一下,“或者給他買套中山裝。”

陸瑤白了他一眼,“花冤枉錢乾什麼,他有衣裳穿,給他買瓶茶葉就行了。”

陸建國不吸菸不喝酒,就是喜歡喝茶。

“行,那咱買好一點的茶葉。”

小兩口拎著上好的信陽毛尖回到家,就聽到王彩芝在家裡大聲叫喚。

-上都帶著鏈子,鄭老太太眼眶一下子紅了,手也止不住的哆嗦。她捂著發疼的胸口,在鄭綸的攙扶下來到鄭保國跟前,出聲便已哽咽。“保國。”鄭保國看著她,目光冷漠。“你終於來了,我還以為你不想見我了。”鄭老太太一怔:“我怎麼可能不來看你呢,你是我兒子啊!”鄭綸在一邊解釋,“奶奶有心臟病,他們怕刺激到她,就冇讓她知道你的事兒。”聞言,鄭老太太徹底愣住,“你,你說什麼?”她得了心臟病?鄭老太太忽然覺得心口又疼了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