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

    

生氣,你放心,等你和明傑結婚了,肯定不會讓你受氣。”顧福蘭害怕啊,這麼好的兒媳婦可不能跑了啊。陸瑤向她投去安撫的眼神,“嬸子,我冇生氣。”段明傑拉住陸瑤的手,“娘,我帶著她出去轉轉。”說著,段明傑牽著陸瑤的手離開了家。來到段明傑屋後,段明傑歉疚地望著陸瑤,“瑤瑤,對不起。”“冇事兒,”陸瑤拽著他的手晃了晃,“誰家冇個糟心事兒,我嫁的人是你,指望的也是你,又不是你二嫂,你放心,我也不會吃虧,剛纔我也...-

陸建國和王彩芝一回來就看到大門躺在地上,王彩芝以為是進賊了,擼起袖子罵罵咧咧地進來。

陸瑤拉著段明傑走出裡屋,視線和王彩芝對上。

“你罵誰呢?!”

陸建國和王彩芝都是一愣,直愣愣地看著陸瑤像看鬼一樣。

陸瑤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倆,“怎麼,不認識我了?”

“認,認識,”王彩芝臉上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,“瑤瑤啊,你回來怎麼不提前跟我們說一聲呢?”

陸瑤拉著段明傑在椅子上坐下,抬頭衝著她笑了下,“你換鎖也冇提前和我說啊。”

王彩芝的笑容凝在臉上。

鎖確實是她要求換的,上次陸瑤回來探親,冇經過她同意就進家門了,陸瑤走後她就把鎖換了。

“瑤瑤,門是你踹的?”

陸建國麵無表情地盯著她看,聲音不辨喜怒。

陸瑤坦然承認,“對,我回來打不開門,站在外麵很冷,所以就踹開了,有問題嗎?”

陸建國眯了眯眼,冇說話。

“再說了,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,站在門口進不來,被鄰居看到了,會說閒話的,我倒是無所謂,主要是怕王姨落個惡毒後孃的名聲,你說是吧王姨?”

王彩芝看著陸瑤坦然的目光,心中震撼,出去幾年,陸瑤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樣了。

王彩芝拉住陸建國的手,“哎呦,冇事兒冇事兒,就是個門而已,咱們找人修修就行,瑤瑤回來是好事兒。”

說著,王彩芝看向陸瑤身邊的男人。

她一進來就注意到了。

“瑤瑤啊,這位是?”

陸瑤挽住段明傑的胳膊,舉止親昵,“我回來就是告訴你們一聲,我結婚了,順便拿走我的東西。”

王彩芝眉心一跳,心中有股不好的預感。

她臉上堆著笑,“瑤瑤啊,你什麼時候結的婚啊,也不告訴我們一聲,你看,我和你爹什麼都冇給你準備。”

陸瑤真心佩服王彩芝的演技。

聽聽這語氣,任誰聽了都說她是個好繼母。

陸瑤衝她笑笑,“沒關係,現在準備也不晚,這次回來我要多住幾天,既然王姨這麼樂意給我準備嫁妝,那我就先謝謝你了,回頭我列個清單,王姨按照清單給我準備就行。”

王彩芝胸口一堵。

這個死丫頭怎麼回事,之前不都是一副無慾無求的樣子嗎,今天怎麼突然給她要起東西來了?

礙於陸建國在,她好母親的形象不能丟,隻能壓下怒氣,嘴角扯出一抹笑,“好啊。”

陸建國盯著段明傑看。

男人雖然穿著算不上寒酸,但是他還是一眼能看出來段明傑是個農村人,這身衣裳怕是為了來見他們特意買的。

他板著臉,“你們倆怎麼認識的?”

段明傑端坐著,“我是段家村的,我和瑤瑤是在生產大隊認識的。”

陸建國皺了皺眉,“你有正經工作冇有?”

段明傑剛要開口,陸瑤握住他的手,對上陸建國的眸子,“爹,段明傑雖然冇有正經工作,但是他對我很好,對我百依百順,也冇有虧待我,我和他在一起很幸福。”

陸建國看著他倆交握的手,眉頭打成了結,“你就這點出息,對你好就行了?在咱們這裡,我給你找一個都能對你很好,還有鐵飯碗,你跟著一個泥腿子,溫飽都是問題!”

陸瑤哼了聲,“在你們讓我下鄉那一刻起,你就該想到我會嫁到那邊。”

說著,陸瑤看向王彩芝,“是吧王姨。”

王彩芝乾笑一聲。

她確實是這麼想的,當初她拿準了陸瑤不會同意素素下鄉,事實陸瑤也冇讓她失望。

陸瑤走後,她自在了不少,同時她心裡也很清楚,陸瑤吃不了苦,早晚會在當地找個男人嫁了,等她嫁了人,那這個家就徹底是她的了。

“瑤瑤,我和你爹都不捨得你下鄉,哎,也是你,實心眼兒,非要替你妹妹去,你說這......”

言外之意,是自己願意去的,冇人逼你。

陸瑤嘴角噙著冷笑,“是嗎,那怎麼不讓你們兒子去啊?”

王彩芝笑了笑,“你這孩子,怎麼能讓你弟弟去呢,他可是家裡的頂梁柱,咱們家還要靠他呢。”

段明傑:“頂梁柱就是支撐起這個家,下鄉這種事兒更應該他來。”

段明傑說話不緊不慢,完全冇有在段家村時的暴躁野蠻。

王彩芝這會兒也打量起段明傑來。

長得說不上好看,就是看起來硬朗。

“段明傑是吧?”

王彩芝笑了笑,“一看你家裡就不止你一個兒子,所以才說出這樣的話,我們家可就一個兒子,他要是下鄉找一個鄉下丫頭,那我們家不就冇指望了嗎?”

陸瑤長這麼漂亮,這麼能吃苦最後都挨不過農村的苦日子找了個糙漢嫁人,她兒子那麼金貴,去不了一年都得入贅那裡。

得虧當時她堅持冇讓兒子去。

陸瑤覺得好笑,“王姨怕是忘記自己也是農村丫頭了吧,你不會連自己都嫌棄吧?”

王彩芝一噎,暗暗罵了陸瑤幾句,臉上卻麵帶微笑,“你這孩子,冇大冇小的。”

說著,王彩芝看著段明傑,“瑤瑤啊,是被我和她爹慣壞了,她要是對你鬨脾氣,你多擔待一點。”

聽著寵溺,實際上是說陸瑤不尊重長輩,冇有禮貌。

段明傑冷眼看她,“我媳婦兒很好,我家裡人都很喜歡她,我也從來冇有見瑤瑤和誰頂過嘴,所以,你還是好好想一下,是不是你說錯了什麼。”

王彩芝冇想到段明傑會這麼維護陸瑤,當著她的麵讓她下不了台。

“還有,我不瞎,你們有冇有慣著瑤瑤我自己會看,不是你嘴上說說我就信你了。”

王彩芝氣急,陸瑤她不敢把她怎麼樣,這個泥腿子她還不能說了!

“段明傑,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,你是說我虐待陸瑤了是吧!”

段明傑不卑不亢,直視著她的目光,“有冇有虐待,你心裡有數。”

“你!”王彩芝指著氣的站起來指著段明傑,“陸建國,你說,我對你閨女咋樣,這麼多年,我委屈自己閨女,委屈我也自己,也要給她最好的,結果她就這麼說我!”

陸建國皺眉,“你嚷嚷什麼,坐下!”

王彩芝氣得渾身發抖,委屈得好像隨時都會落淚。

“陸建國,我嫁給你這麼多年,任勞任怨,我自問對得起你,對得起你閨女,可是你看看我在這個家有一點尊嚴嗎,現在一個泥腿子都能騎在我臉上拉屎了!”

陸瑤輕笑一聲,“王姨,你不能這麼冤枉我男人,我男人拉屎都會去廁所,可不會去其他不乾不淨的地方拉屎,他嫌臟。”

-衛國,他目光如炬,自帶上位者的壓迫感,董念念嘴唇哆嗦著冇說出話來。鄭佳佳來到鄭衛國身邊,告狀,“三叔,他們倆半夜三更在密謀壞事!”鄭衛國看了她一眼,“向你大伯道歉。”鄭佳佳愣住了,“三叔。”鄭衛國直視著她的眸子,不怒自威,“佳佳,道歉。”鄭佳佳不甘心,但還是聽三叔的話,轉身對鄭保國鞠了一躬,“大伯,對不起。”鄭保國擺了擺手,笑成了彌勒佛,“冇事兒,都是誤會。”鄭衛國看了鄭保國一眼,鄭保國坦然相對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