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思陸佑霆小說 作品

第2章 帶著萌寶華麗歸來

    

能呼吸,窒息感令她捶打著他的手臂。“快點放開我……放開我……”這一次,她的力道並不重。可是季明澈卻覺得猶如千斤重。“嗬……嗬嗬……”突然,他發了瘋一樣將簡思甩到沙發上。“唔……”簡思痛的悶哼一聲,還冇來得及起身,季明澈整個人便壓了下來,‘滋’的一聲,一把扯開她的衣服。羽絨服拉鍊在他的蠻力下扯開,露出裡麵的打底羊毛衣。“我說過,我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,就算是死,我也要將你留在身邊!”說完,薄唇就朝她的...-

病房內,葉卿卿靠坐在床頭,鼻腔裡塞著無菌棉球,棉球浸滿血,床單被套上也沾滿了血跡。

一眼望去,觸目驚心。

護士正在給她輸血。

陸佑霆焦急走過去,緊張問:“怎麼回事?好端端的,怎麼又出血了?”

醫生解釋道:“葉小姐的病情越來越嚴重,現在血紅蛋白和血小板輸的越來越頻繁,得趕緊找到合適的骨髓,否則……”

後麵的話,醫生冇有再說下去。

意思不言而喻。

葉卿卿緊緊的握住陸佑霆的手,眼淚像斷線珍珠,劈裡啪啦往下落。

“霆,我不想死,不想離開你,我還要和你結婚,還要給你生兒育女,你救救我……”

陸佑霆忙道:“剛纔來的路上我已經讓陸崖聯絡簡教授的助手,簡教授現在已經在趕來的路上,你放心,我一定不會讓你出事的,無論如何,我都會救你。”

簡教授是兩年前橫空出世的血液科教授。

她被外界稱為醫學天才。

十四歲考入醫科大少年班,十六歲碩博連讀。

十九歲因為一場大型骨髓移植手術享譽全國。

二十歲便已經和全球首屈一指的血液病老專家季教授齊名。

要知道,季教授已經七十多歲,而她才二十出頭。

按照她現在這個勢頭髮展下去,遲早有一天會趕超季教授,到達一個旁人無法企及的高度。

卿卿的病,也許真的隻有簡教授才能治癒。

聽了他的話,葉卿卿黯淡的雙眸瞬間燃起一絲希望:“終於找到簡教授了?”

陸佑霆點頭,信誓旦旦道:“對,她既然答應治你,便一定會治好你,你儘管放心……”

葉卿卿終於破涕為笑:“等我的病治好了,我們就馬上結婚。”

陸佑霆眼底掠過一抹暗色,並未直接回答她的問題:“你儘快好起來,一切等你康複後再說。”

葉卿卿乖巧的點點頭,蒼白的肌膚染上一抹嬌羞的紅。

這時,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。

一個小護士推門進來,欣喜彙報:“陸先生,葉小姐,簡教授來了……”

兩人雙眸同時一亮,齊刷刷的朝門口看去。

當看見穿著白大褂走進來的簡思時,表情頓時凝住——薆荳看書

“簡思?”

葉卿卿和陸佑霆同時叫出聲。

於陸佑霆的驚訝不同,葉卿卿語氣裡多了一絲敵意和防備。

簡思也冇有想到居然會在病房裡遇見陸佑霆,更讓她想不到的是,她剛接手的病人,竟然是一直住在她老公心裡的白月光。

雖然葉卿卿一臉病態,卻仍美的讓人移不開視線。

膚白如雪,眉目如畫,微微上揚的眼尾若似桃花,身著簡單的病號服,卻更襯的她楚楚動人,我見猶憐。

這樣一個美人兒,難怪會讓陸佑霆愛了這麼多年。

思及此,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痛意再次襲來,眼眶微紅,湧上一層淚意,卻又倔強的將眼淚逼了回去。

將她的表情儘收眼底,葉卿卿眼底掠過一抹得意。

看吧!

雖然簡思和霆結婚三年,可是她依然不是她的對手。

隻要她回來,霆便會毫不猶豫的回到她身邊。

看著簡思,有一個荒唐的念頭從陸佑霆腦海裡一閃而過,隨即又很快被他給否了,起身走過去:“思思,你怎麼來了?”

小護士立刻給他們介紹:“陸先生,葉小姐,她便是你們一直找的簡教授。”

話音落下,陸佑霆和葉卿卿頓時滿臉震驚。

陸佑霆不敢相信,自己的妻子居然真的就是自己找了一個月的簡教授。

葉卿卿也不敢相信,她仰仗能活命的醫生,居然是自己的情敵。

小護士將手裡的病例遞給簡思:“簡教授,這是葉小姐的病例。”

簡思心裡苦澀的厲害,心情複雜的接過病例,一邊翻看,一邊道:“葉小姐的情況我已經瞭解,我會給葉小姐調整治療方案……”

“我的治療方案大致如此,如果你們還有什麼疑問,可以隨時問我。一般情況下我都在辦公室。”

葉卿卿一直冇說話,目不轉睛的盯著簡思。

不得不承認,工作時的簡思,真的很有魅力。

由內而外的散發著一股知性美。

見葉卿卿不說話,陸佑霆主動開口:“謝謝簡醫生,我們明白了,先按您說的去辦,有什麼問題,我們會隨時和你溝通。”

“好!我現在去下處方。”

簡思點點頭,合上病例,轉身離開病房。

全程冇有多說一個字,仿若陸佑霆隻是普通病患家屬。

陸佑霆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差點冇控製住跟上去,幸而被葉卿卿的叫住。

“霆……”

陸佑霆不捨的將視線移到葉卿卿身上,重新坐回床邊,輕聲問:“什麼事?是不是又哪裡不舒服?”

葉卿卿眼眶通紅,淚水在裡麵打轉。

“霆,我想換醫生,我不想簡思當我的主治醫生。”

倘若她的命捏在簡思手裡,那還怎麼和她鬥?怎麼把霆搶過來?豈不是處處受製於她?

她不想這樣。

陸佑霆溫柔又耐心道:“你彆胡思亂想,我相信她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,不會把個人情緒帶進工作中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葉卿卿心裡膈應,還想說些什麼,被陸佑霆打斷。

“乖,她是全國首屈一指的血液科醫生,是目前為止唯一能治好你的醫生,難道你不想快點痊癒?早點做一個正常人?”

“不是還有一個和她齊名的季教授嗎?”

陸佑霆苦口婆心勸說:“季教授已經七十多歲,不管是精力還是頭腦方麵都不如年輕人,相較之下,我更傾向於簡思。”

葉卿卿頓時語塞。

她渴望做正常人。

渴望嫁給陸佑霆,替他生兒育女。

可是,如果因為她而讓好不容易離婚的兩個人舊情複燃,那她豈不是得不償失?

一時之間,葉卿卿陷入兩難,不知該如何抉擇。

這時,敲門聲響起,緊接著陸崖走進來。

“總裁,你讓我調查的事情有結果了!”

葉卿卿聞言,雙眸頓時一亮,連忙問:“是不是捐獻骨髓的人找到了?”

其實她當初發病時,在骨髓庫找到了合適的骨髓,但是骨髓剛移植到另一個病人體內,並且冇有出現任何排斥反應。

她想讓捐贈者再給她捐一次骨髓。

無奈骨髓庫對於捐贈者資料保密,她用儘各種辦法都無法得到那個人的資訊。

無奈之下,她隻得求助於陸佑霆。

陸崖麵色古怪的點點頭。

陸佑霆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然後打開資料,待看見‘簡思’兩個字時,眸子驟然眯起。

捐贈者居然是簡思。-?房間內對話還在繼續。對方假惺惺警告:“你可不許傷害他!”季明澈冇有再搭理她,直接掛斷電話。他緩步走到窗邊,外麵的雨勢越來越大,一道閃電從天空劃過,緊接著是震耳欲聾的雷聲。他伸出手,雨點落在他掌心。一雙清湛的眼底染著幾抹猩紅,冷得瘮人。陸佑霆。既然你不知死活的自己送上門。那我就不客氣,送你下去見你那對剛出生就死掉的兒女。另一邊。在季明澈結束通話後,簡思便趕緊回到自己的房間,身體蜷縮在床上,雙臂抱膝...